相关文章

广州年均260所私立幼儿园关门 生存压力大(图)

  广州年均260所私立幼儿园关门

  □专题撰文 时报记者 吴瑕 梁健敏 黄艳

  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任传富

  上周,信息时报推出广州天价幼儿园的专题调查,引起了广泛关注。目前广州有将近1500所幼儿园,公立幼儿园仅占当中的7%。由于数量少,而捐资助学费一年比一年贵,公立幼儿园将大多数的幼儿推向了私立幼儿园。

  但据调查显示,私立幼儿园的办学质量和生存状态却不容乐观,评级的压力,生源的问题,让很多私立幼儿园挣扎在生存的底线——有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广州1300多所私立幼儿园,平均每年以20%比例更新淘汰,这意味着每年有260所私立幼儿园倒闭。

  个案一

  洛溪新城小区幼儿园

  花150万刚评上市一级就倒闭

  评级怪圈:没评级,生源少,要评级,就要加大投入,投入了要收回成本就要提高收费,收费高了,学生又不愿入园

  有着十多年幼教经验的刘先生曾经和朋友一起投资合办过私立幼儿园,“几年前,我们在番禺洛溪新城里投资过一所小型的幼儿园,一开始,调查了园区附近的人群需求、适龄幼儿人数后便匆忙建成开放了,并没有申报过任何等级。结果,刚开园时招生的情况很不理想,第一个学期开班只有20个学生。于是,投资人就要想办法将幼儿园向市一级的标准靠拢。”刘先生介绍,由于教育部门对于“上等级”的幼儿园在园内教学设施、配备学生人数等方面都有较高的要求,刘先生又开始对园内硬件设施进行改造:游泳池、多个不同结构的游戏室、幼儿图书室、音乐室甚至是电脑多媒体教学室都是不可或缺的配置,这样一来,改造资金投入就达到150多万元。

  “投入那么大就要提高收费回收资金,但收费太高又没有学生肯入读。”刘先生告诉记者,该幼儿园成功升级为市一级后不久,很快就关门了,而他和合伙人投入的成本也仅收回了不足七成。

  对此,曾经在公立幼儿园当园长而现在又在海珠区信孚慧雅私立幼儿园任园长的冯琨玿深有同感:政府评级对待私立和公办幼儿园都“一刀切”,采取同样的评估标准。但是,公立幼儿园有国家拨款,私立幼儿园却没有,这样就不公平了。

  个案二

  员村红棉幼儿园

  三层教学楼学生不足200人

  生源怪圈:生源流失,整体收入减少,没有多余的资金进行硬件建设,设备跟不上,生源就更少

  位于天河员村一横路上的红棉幼儿园位于员村生活小区内,从2006年起,幼儿园就面临亏损。该园的杨园长告诉记者,今年9月份幼儿园开学,到目前为止3层楼的教学面积、3300多平方米的幼儿园竟然只新招了63名幼儿,全园幼儿还不足200人,这使得幼儿园运作难以为继。

  日前,记者来到红棉幼儿园采访时发现,这所建于90年代末的小区幼儿园虽然规模较大,但里面的设施已经显得陈旧,除了几间办公室外,课室里都没有安装空调,户外的滑梯由于年久失修,外表显得锈迹斑斑,课室里的桌椅大多数也都已破损。

  为了争取生源,开学前夕红棉幼儿园将保育费价格由原来每月900元调整到了现在的每月800元,但这一定价使得幼儿园陷入了低价运作的恶性循环。“教育成本越来越高,如果再低于这个标准的话,幼儿园将无法正常运行。”杨园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该园183名幼儿每月800元的保育费来算,幼儿园一个月收取的费用将近15万元,除掉场地租金、老师工资等,一年下来利润已经很少,幼儿园扩大规模几乎不可能。“800元每月的定价仅能保本或微利,这使得幼儿园没有能力添置新设备增加其他服务项目,这样就更难吸引新生源。”

  私立园园长:可免营业税但租场地却很难

  采访中,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在向记者分析私立幼儿园现状的时候指出,目前,广州1300多所私立幼儿园平均每年在以20%的比例进行更新淘汰,也就是说,每年有260所私立园面临倒闭。该人士指出,虽然倒闭的幼儿园当中很多是无资质或条件很差的,但“一所幼儿园的倒闭,对周边居民仍然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该人士指出,自上世纪90年代起,广州乃至全国的幼儿教育不再由政府包揽,而开始引入民间资本。然而,政府在操作中过于依赖社会力量兴办幼儿园,而忽视了幼教的独特性、基础性和普及性。“现在我们国家优质的幼教资源基本上集中在公办的幼儿园,国家财政也只扶持公立幼儿园。对于入读民办幼儿园的孩子来说就很不公平了,他们交费多,享受到的教育资源少。他们的父母也在纳税,可是他却没有享受到国家财政的关照。”

  对此,工业大道中幼儿园的文园长表示,尽管政府部门一直在给他们各种支持,如去年5月起,民办幼儿园可以免征营业税,做宣传资料时,他们也不用再在后面加上“民办”的说明,但他还很羡慕公办幼儿园的规模和所受到的政策扶持。比如,民办幼儿园最头疼的场地租赁费,在公办幼儿园那里根本不是问题,这也是广州的公办幼儿园比民办幼儿园面积普遍要大上一倍的原因。

  对策1 公办幼儿园应推向市场

  对于“天价”幼儿园的问题,民办教育专家、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信力健在受访时表示,此前政协委员的一项调查就表明,省里的几所公立幼儿园一年就拿掉两三千万经费办园,但是不少公办幼儿园都不明不白,只是让本单位本系统的职工子女入读,已经成为某些人搞特权的又一工具。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当下就是“不均”的隐患大。公办幼儿园应面向社会招生,走社会化的路。“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其关起门来拿国家的钱让部分系统内的人受惠,还不如面向社会,既让更多孩子享受优质教育资源,也可以利用这些费用减轻国家的负担。”

  事实上,公办幼儿园的数量非常少,解决幼儿教育的问题,应该更多交由民办力量解决。对于民办幼儿园,此前也有人大代表提到,应该按目前的市场情况,制定出一个新的行业收费标准,对不同级别的幼儿园收费作出具体规定,违规者给予重罚或取消其经营资格,使其整个行业的收费限制在一个相对合理的水平上。省教育厅也答复,财政将加大投入,要加强管理,促进幼儿园规范办园等。

  对策2 民办幼教纳入公共服务体系

  “有些发达国家已经把幼教纳入了义务教育体系,我们国家一下子将所有幼教都纳入义务教育暂时还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我觉得可以把民办幼教纳入公共服务体系,政府给以幼儿园一定的补贴,幼儿园有了一定补贴多少能减低幼教机构以及家长的负担,此外,成为社会公共服务体系后,幼儿园盈利的色彩也将大大降低。”针对如何解决目前幼儿园存在赞助费或是高价收费的情况,民进广东省委教育工委主任李伟成如是建议。

  据其介绍,上海就已经采取了政府给幼儿园教育一定的补贴来降低盈利性。他说,幼儿园有了政府一定补贴后,政府对幼儿园的指导监督也应该跟上,要让幼儿园的收费成为阳光工程,收支明确。李伟成指出,现在一些幼儿园虽然收取的费用高,但是从事幼教工作的老师工资、保育员工资并不高,这跟幼儿园的收支不明确、不够阳光也是有很大关系的。“如果政府能对这方面加强监督,对改善幼教工作者的待遇也能起到很大作用。”

  办幼儿园

  至少要50多万

  根据目前教育部门规定,创办一间私立幼儿园不得少于6个班,其开办注册资金必须达到6~9个班共30万元;10~12个班共40万元。每所私立幼儿园场地建筑面积要达到3000平方米,幼儿人均占地不能少于10平方米,还要按比例配置面积相当的户外活动场地,平均每间幼儿园在500平方米以上。私立幼儿园还必须设置与教育教学相关的音乐、科学、美术、体育等各种基本活动室和相应后勤服务室、设备和设施等等。此外,幼儿园申办者,还必须将办园资金足额存入准备开办的幼儿园在银行开设的账户,并经法定验资机构出具证明。一般来说,一间私立园的前期投入一般都要超过50万元。

  800元保育费仅能保本

  按183名幼儿每月800元的保育费来算,幼儿园一个月收取的费用将近15万元,场地租金每月8万元,加上30名老师每月约1800元的工资,每月教师的工资开支就达54000元左右。而由于私立幼儿园入园孩子的流动性很大,每年暑假两个月生源会减少十几名,寒假一个月生源再减少十几名,而这三个月幼儿园的开支却没什么变化,一年下来利润很少,基本只能说是保本或微利。